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苍蝇人与蜘蛛女侠

苍蝇人与蜘蛛女侠

  戒备深严的美国生化研究所内,来了两个稀客——自由报的女编辑谢茜
嘉,及摄影记者积夫。
  根据安全条例,这里是被列入一级保密名单的,除非得到白宫恩準,否
则一概閑杂人等均摒诸门外。若非研究所内的基因研究权威韦特博士获得国际性
奖项,政府希望藉宣传此事而吸纳更多竞争对手的科研人员,谢茜嘉及积夫也不
能身处这有如监狱的建筑物 不过,能够击败其他近百多个同行而作独家采访,
除了自由报是畅销的保证外,还有一项不爲人知的原因∶谢茜嘉的先父——阿曆
斯博士,是韦特博士的好朋友,所以便特别关照这个世侄女了。
  作爲第一批的访客,谢茜嘉及积夫却没有半分欣喜,甚至开始有点后悔了。
  只是基本的身分核实手续,便足足让他们呆等了半小时,效率之慢足可媲美
申领社会保障津贴。
  在他们等候期间,身边总有四个「贴身保镳」,令他们除了乖乖端坐之外,
便甚麽也不能做,彷佛是办理入狱手续似的。
  一连串脚步声打破沈默,在谢茜嘉及积夫面前,站着一个印第安裔的中年男
子。虽然身穿剪裁合身的名牌西服,架上金丝眼镜,但从一米八的身高及壮硕的
线条,谢茜嘉觉得他像职业摔角手更多于学者。

  「谢茜嘉。阿曆斯小姐,积夫。禾菲先生,欢迎莅临生化研究所。本人
K·史密斯博士,是本研究所的副所长。」他向谢茜嘉伸出硕大的右手,表示友
好。

  「啊,K博士太客气了,能够成爲第一批访客,是我们的荣幸。」她口上虽
然客气,但心里不知将别人祖宗咒骂了多少遍,可是别人以礼相待,也不能太过
小器了。
  「两位,这里是搜身同意书,在带两位去访问韦特博士之前,必须经过简单
的搜身程序。」
  「┅┅如果我们拒绝签署呢?」谢茜嘉觉得这有点强人所难,遂试探K博士
的反应。
  「那麽┅┅我只好说声抱歉,请你们离开了,毕竟这儿有太多东西涉及
机密,所有规定都是爲保障利益爲依归。」
  虽然K博士脸带笑容,但谢茜嘉及积夫知道他是不会通融的,而且也不想白
白花了这个机会,只好接过同意书,仔细阅读条款。
  这纸同意书也蛮简单,只是列出两项条款∶
  1、「爲了安全,本人完全同意接受研究所对本人进行的零级搜身」
  2、「一经签署,必全力配合负责人员的指示,如有反悔,则视同叛国。」
  「┅┅K博士,何谓零级搜身?而且第二项不是太严苛了嘛!」
  「如果你们签署了,稍后便知道甚麽是零级搜身,既然同意了,也不会反悔
罢,第二项则可不是甚麽了。若然不同意,那更加不用说了。」
  在爲传媒,谢茜嘉也对政府运作非常熟悉,知道搜身程序大概分作三级∶一
级搜身——经金属探测器及搜查随身物品,一般是大形国际性活动,对记者及与
会人的基本保安安排;二级搜身——除了一级搜身的程序外,更加以人手作触碰
式检查,通常是针对嫌疑犯的行动;三级搜身——被搜者必须一丝不挂,让负责
人员仔细检查,而且还屈辱的被「通柜桶」,即将被搜者身上所有窟窿,包括口
腔、耳洞、肛门,如是女性则包括阴道及子宫,确保身上没有藏匿任何东西,通
常是适用于入狱的罪犯。
  不过,所谓零级搜身还是首度听闻,谢茜嘉虽然不知就里,估计不外乎一级
搜身的程度而已,所以也不太犹豫的签署了。
  积夫见到她的举动,也不好拒绝的挥笔一签了。
  「既然两位已同意进行搜身,请跟我往搜身室走罢。」未待谢茜嘉及积夫的
反应,便领头往一旁的通道走去。他们对望一眼,便跟着去了。
  通道的尽头是两扇门,K博士指一指左边的钢门说∶「积夫先生,请往那里
走,待会儿见。谢茜嘉小姐,请跟我来。」
  甫进入搜身室,谢茜嘉不禁一呆,接着却是面红耳热。
  面积达四百平方多米的房间,与其说是搜身,不如形容爲一间理科实习室,
显微镜、电脑、不 钢台┅┅甚至放射线扫瞄器。不过,最令谢茜嘉不安的,却
是一个位于房间中央的透明坐厕,还有四角的监视摄影机。
 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,K博士将一小杯液体奉上∶「谢茜嘉小姐,请将这
杯P液体饮下,然后将身上所有衣服、饰物除去。」
  「┅┅甚麽?我拒绝┅┅」
  「谢茜嘉小姐,请你合作好吗?否则我们将以叛国罪拘捕你的。」
  「┅┅这┅┅」
  谢茜嘉虽然有被骗上贼船的感觉,但无奈同意书是自己在自愿的情况下签署
的,还能做甚麽?她只好乖乖的将那小杯P液体饮下,幸好味道还不算太差,有
点像浓缩橙汁的味儿。
  在衆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,谢茜嘉感到有点爲难,当外套、衬衫、短裙及一
衆饰物逐一褪去后,剩下的诱人胸罩及巴掌大的丁字裤却令她有点犹豫,不过在
K博士灼灼的注视下,她也只好磨磨蹭蹭的除下。被羞耻心驱动下,一丝不挂的
她唯有以两手去遮遮掩掩。
  「谢茜嘉小姐,爲了防止有人利用生体摄录仪器进行盗录,所以本研究所设
置了这部站立式、全方位放射扫瞄器,在它扫瞄之下,一切内置生体仪器均无所
遁形。现在,我便要替你拍摄一张体内沙龙,请跟我来。」
  走到扫瞄器那里,谢茜嘉被安置在像电话亭的空间内,K博士利用键盘输入
了一些指令后,仪器的顶端便缓缓降下。
  遵照K博士的指示,谢茜嘉摆出羞人的姿势——双手高举紧握把手,凸显了
胸部骄人的曲线;两脚分开而立,把女性的禁区无遮掩的敞开。
  在键入一连串的指令后,位于谢茜嘉身后及两侧的扫瞄器开始进行拍摄,慢
慢从头颅降至脚踝。
  曆时仅两分锺的扫瞄过程,谢茜嘉却觉得像一个世纪般,无遮掩的羞耻令她
脸红耳热,虽然大部份工作人员均忙于检查她的随身物品,然而她总是感觉到他
们贪婪的目光。
  不知是不是受不了灼热的注视,谢茜嘉感到肠胃有点不适,而且,那种想排
泄的沖动愈来愈强烈。原本把牝户掩盖的手,爲着减低腹部的不适,已不经意的
往上放,紧紧的按着刺痛的小腹。随着点点冷汗的浮现,脸上也流露出痛苦的表
情。
  「是否需要使用洗手间呢?谢茜嘉小姐。」
  「┅┅是的,可不可以让我披上外套,出去┅┅」
  「我想不必了,请你使用这个坐厕罢,因爲这也是搜身的其中一个程序。」
  「┅┅」
  「谢茜嘉小姐,有件事希望你明白,当你签署同意书后,你必须遵从我们的
指示。这间坐厕本来是用于缉毒方面,令怀疑体内运毒的嫌疑犯强制性腹泻,从
排泄物中搜集证据,爲防弄虚作假,遂采用开放式的透明素材。而我们则稍加改
良,用以检查你体内是否藏有「违禁品」。不妨对你说,早前喝下的P液体,是
我们开发的一种强烈泻药,足以令你由胃部开始,以至大、小肠内一切物体排出
体外,照估计,时间也差不多了。」
  谢茜嘉清楚知道K博士并没有扯谎,因爲身体的感觉已告之详情,她甚至可
以感到丝丝液体已从肛门悄然无声的渗了出来。权衡轻重后,也只好进入那令人
反感的透明厕所内。
  几过多次山洪暴发,谢茜嘉感到解放后的快感,同时又带着恼人的羞辱感。

  对于女性来说,在衆人面前赤身露体还可以忍受,但在衆人面前排泄却比强
奸她还难堪。
  肠髒肌肉抽搐的现象逐渐消失,谢茜嘉知道P液体的效力已然消散。
  透过透明马桶进行监视的K博士也发现这点,因而按动其中一个按钮。
  「啊┅┅唔┅┅」马桶的前后各喷出一道水力颇猛的水柱,刚好打在谢茜嘉
的蜜穴及屁眼上。黏在穴边的垢渍,经水柱的喷射下,纷纷随水流走,但她的牝
户吃这刺激下,竟然萌生丝丝快感。
  谢茜嘉不禁闭上眼睛,幻想昨晚洗澡时,用花洒按摩阴户的情景。她的双腿
不经意张开,双手伸向两片阴唇处,向两旁翻开,让不绝的水柱直接的打在牝户
内┅┅
  「咳┅┅」K博士的咳杖声将谢茜嘉拉回现实,见到自己不知羞耻的行爲,
不禁有点腼腆,脸红红的从厕所内走出来。
  「谢茜嘉小姐,只要完成以下的检查,整个搜身程序便正式完结的了。」
  K博士陪同谢茜嘉走到一边的角落,那儿摆着一具奇怪的仪器——竖立了五
支柱的长形不 钢台子。当她依吩咐趴在台子上时,助手们便七手八脚的调节五
支支柱的高度——中间最粗的一支,顶端附带一块丁方的金属板,位置刚好处在
小腹之下,上面连上皮带及钢扣,令谢茜嘉的身躯固定不动。另外四支支柱则各
附有一套皮圈,较好位置后便将她的四肢绑牢。
  这时,谢茜嘉见到K博士穿上医用长手套,及拿着一瓶润滑膏,内心不禁升
起一丝不祥的预感。
  「谢茜嘉小姐,息间你可能会有点难受,但只要忍耐片刻便可。」
  「等等,K博士,你不是要「通」┅┅啊┅┅不要┅┅啊┅┅」
  K博士不理会谢茜嘉的反应,涂上润滑膏的手已伸向她的菊穴。
  受P液体的影响,括约肌比正常来得松弛,加上润滑膏的帮助下,整只手掌
已顺利进入体内。屁眼的肌肉由于被无情撑开,四周均显得苍白及绷紧。
  「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K博士再度发力,插进肛门的手顺道而入,整条前臂
已被温暖的直肠所包围,而谢茜嘉则陷入夹杂兴奋及胀闷的混乱中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访问韦特博士的过程中,谢茜嘉及积夫均如坐针毡,韦特博士只好投以谅解
的笑容,对于好朋友的女儿,更多了三分歉意。
  爲时一小时的访问尚算顺利,对于自己获奖的研究——昆虫基因改造技术,
韦特博士虽然只略述皮毛,但也令两人觉得不枉此行。不过,最美中不足的是,
K博士的全场监控,令他们均有未能畅所欲言之歎。
  韦特博士及K博士目送谢茜嘉二人离去后,收到研究员传来的噩耗,二人不
禁脸色一沈,尤其是K博士,更是脸如死灰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纽约,一个繁荣与腐败并存的都市。
  纽约的地下水道,一个没有人愿意停留的地方。
  但凡事总有例外,一个仅得三尺高的小童在这里穿插,近看却发现小童不是
小童——他是一个壮健的侏儒。
  他手上拿着一支试管,腋下却夹着一本厚厚的书刊,在迷宫般的下水道,左
拐右拐的进入了一个满布仪器的密室。
  「哈林,得手了吗?」
  「是的,夏高博士。」
  从黑暗中走出一个白发苍苍,身材瘦削的老人,灼灼的眼神流露出惊人
的野心。
  「哈┅┅不愧是我的得力助手,哈┅┅十二年了,终于有机会向国研会那些
老不死报仇了。哼,当年阿曆斯及韦特两个臭家伙居然将我从基因研究中开除,
诬我那伟大的研究爲疯狂,哼,今天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是多麽伟大。哈┅┅只
要有了阿曆斯老匹夫的研究笔记,加上这些基因改造苍蝇,嘿┅┅」
  夏高博士从哈林手上接过笔记簿,便不住的翻揭,最后停留在其中一页上,
满布皱纹的脸上现出兴奋的笑容,便赶紧走向摆满化学药剂的角落。
  「哈林,快帮我準备基因合成囊,将扒回来那只基因改造苍蝇安置在提取仪
内。嘿┅┅我的构思很快就可以实现了,嘿┅┅」
  他无暇理会助手哈林的忙碌,只是依循笔记上记录的程式,配制最重要的化
学药液。
  当他配制成功后,助手也将仪器设定妥当。
  夏高博士想也不想,便将药液咽下,然后进入合成囊——他竟然疯狂的将自
己作爲实验品!
  侏儒助手哈林键入执行的指令后,合成囊的活门慢慢关上,提取仪内的苍蝇
转瞬间被分解爲分子,透过输送管,进入合成囊的注射器上。
  透过活门的监察口,可以见到夏高博士已陷入昏睡的状态,含有苍蝇分子的
注射器,刺入位于脊柱内的延髓,将所含分子注入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一星期后,积夫连跑带跌的沖入自由报的编辑房——谢茜嘉的办公室。
  「积夫啊!虽然你是我的老朋友,但下次入来前可不可以先敲敲门呢?」
  「唏唏,紧急状况嘛。收到市民报告,仓库区发现一只巨型苍蝇,我已
準备了直升机,快去采访罢!」
  「┅┅积夫,我尚有一个重要的电话访问,你先去现场拍摄,我稍后尽
快赶去。」
  「好罢,不要太迟啊!」言犹在耳,积夫已飞快的离去了。
  谢茜嘉将房门带上,并将窗帘放下∶「我当然会尽快出现,不过不是以谢茜
嘉的身份而已。」
  她将身上的衣物褪去,把它们存放妥当,然后转动赤裸裸的身体。
  再次站定的谢茜嘉不再是一丝不挂,除了一头乌黑的秀发及迷人的小嘴外,
全身已披上了一层鲜红的薄膜,前臂、小腿及面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现娇豔的鲜
黄,小腹上也有一方成菱形的鲜黄色块。
  变身后的她,身份是——蜘蛛女侠。
  她将双手举起,两腋下现出一对由蜘蛛网编成的「翼」,然后从高楼的窗户
跃下,藉气流的流动而自在飞行。
   *** *** *** ***
  近岸的仓库区已被警方封锁,即使是记者也不準进入。渺无人迹的粮食仓库
里,传出阵阵粮食被昆虫蛀食的声音。
  蜘蛛女侠从破烂的仓门飞入,在她面前的是一头人大的苍蝇,四翅、六足、
複眼,完全是昆虫的形态,但令她惊讶的是,「他」竟然口吐人言。
  「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」
  尽管惊讶,蜘蛛女侠也不太担忧,心想∶「只要将「他」打倒生擒,便清楚
事件的来龙去脉,而且,蜘蛛是苍蝇的天敌,哼!」
  看到苍蝇人迫近,她便从两手的食指放出比钢索更坚韧的强化蜘蛛丝。诚如
蜘蛛女侠所愿,苍蝇人被紧紧的捆绑住,机不可失下,她补上淩空飞踢。有如炮
弹般,苍蝇人将货仓的墙壁撞破,飞出露天的通道。
  「虚有其表嘛!」
  自信满满的蜘蛛女侠刚踏出仓库,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。
  苍蝇人不单没有预期的负伤不起,而且,连坚韧的蜘蛛丝也不太有效,只见
「他」稍一发力,蜘蛛丝便四散各处。
  「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」口中念念有词的苍蝇
人,一步步迫向蜘蛛女侠。
  她不会束手待毙,蜘蛛丝如机枪段连连发射。
  不过,她犯了两个不能弥补的错误∶同一招式不会连续两次生效;空旷的地
方是苍蝇无敌的战场。「他」振起那两对翅膀,在空中自在的飞翔,轻易的便避
开所有攻击。
  「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」
  蜘蛛女侠意识到危机迫近,制起腋下的「翼」,意图暂离战场。可是苍蝇人
的反应更快,「他」急速拍动翅膀,制造出高频的音波,射向欲逃的蜘蛛女侠。
  无形的音波直轰脑部,蜘蛛女侠抽搐了几下,便失去知觉。
  一招得手的苍蝇人,飞向倒地的女侠,四只手将她挟起,往外海逸去。
  「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」
  黄昏,群衆在仓库区发现的,只是毁坏了的粮仓及遍地的蜘蛛丝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外海的一座无人孤岛上,断崖近水平线处,有个仅容一人通过的海蚀洞。沿
洞而入是曲折的窄径,急遽的向上攀升近十米,而后急转直下至五米处,是一个
面积约一百方米的洞穴。
  这里即使退潮也不易发现,更何况涨潮时将洞口淹没,这里却偏偏出现两个
身影——蜘蛛女侠及苍蝇人。
  「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」不断重複的说话,使
人明白「他」的意图∶蜘蛛女侠已被视爲交配繁殖的对象。
  从口上流出的唾液带有强烈的腐蚀性,蜘蛛女侠身上薄膜战衣唯一的弱点,
一滴口水沾在丰臀处的薄膜上,一阵青烟后,不易损毁的战衣裂出一大缺口,整
个臀部,甚至大半牝户暴露于空气之中。潮湿的冷空气令蜘蛛女侠打了寒噤,但
仍旧昏迷不醒。
  苍蝇人也不理会她是否清醒,四只手将她扶起,让昂首的生殖器对準目标,
一蹴而入。
  在缺润滑之下,摩擦的痛楚将蜘蛛女侠从昏迷中唤醒,当她发现被呕心的怪
物强暴时,内心感到无比悲愤,失去超能力更令她如堕冰窟。
  「┅┅不┅┅要┅┅停┅┅啊┅┅不┅┅」失去一切力量,被苍蝇人强奸的
蜘蛛女侠,唯一可以做的是歇斯底里的狂呼。
  「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交。配┅┅繁。殖┅┅」
  「不┅┅不┅要┅┅爲┅┅何┅┅我┅┅的身体┅┅不┅┅」
  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受创的身体産生了激烈的变化,潜藏体内的蜘蛛
基因开始吞噬着原本的人类基因,最明显的是生殖器官,原本一月一粒的卵子竟
然暴增,已然有十粒成熟的卵子黏在子宫壁上。身体开始与思想分离,不受控制
的呼应苍蝇人的抽插。
  不住的变化令蜘蛛女侠绝望,随着最后一滴泪水,人类意识已进入了冬眠状
态,现在和苍蝇人交配的,只是一只人形蜘蛛而已。
  疯狂的抽插下,苍蝇人的生命一点一滴流向女侠的牝户里,随着生命之火的
消逝,苍蝇人的人类意识再度唤醒,悲惨的迎接死亡。
  「┅┅哪里出错了!哪里出错了!┅┅我知道了,那只基因改造苍蝇┅┅想
不到我夏高会败在一只苍蝇之下┅┅哈┅┅」
  苍蝇人夏高博士疯癫的向洞外走去,最后只听到「噗」一声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三小时后,洞内只剩下蜘蛛女侠,她身上的战衣已消失殆尽,现出谢茜嘉的
真面目,只是,原本明亮的眼睛,现在只剩下黯淡空洞的眼眸,平坦的小腹胀鼓
鼓的隆起,两片阴唇向外翻开,像是随时可以生産般。
  这时,茫然若失的她,竟然敏捷的以四脚爬行的姿势走向比较温暖乾燥的角
落。两片敞开的阴唇间,赫然发现一个乳白色,软软的物体排放出来。
  经过三分锺的辛劳,一个大小形状有如橄榄球的卵子面世了,原本空洞的眼
睛变回明亮闪耀,人类的意识竟然奇迹地从産卵的过程中回複,不过从汪汪的泪
水中,可以明白,谢茜嘉情愿从未觉醒┅┅
  半小时后,地上整齐的排列了十个虫卵,而赤裸的谢茜嘉再次失去本性。
  这十个虫卵,其中有三个开始蠢蠢欲动,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快速成长┅┅一
小时后,那三条幼虫已「长大成人」,样貌十足他们的父亲般,从他们胯下的粗
大利器,可知是雄虫无疑。
  这三只甫成形的东西,挺着利器往「生母」走去,开始昆虫世界开枝散叶的
神圣生存任务,雄虫过千次的抽插,谢茜嘉默默的配合着——昆虫世界是一个沈
默世界啊!
  他们重複着父亲的曆程,播种后便孤独的往外离去,静静的死去┅┅
  山洞内只剩下谢茜嘉及不能孵化的虫卵,被蜘蛛基因支配的她,做出母蜘蛛
的特有行爲——把没有生存希望的亲儿一一吞噬,她拿起其中一颗卵子,一口一
口的咬碎、咽下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半年后,纽约市流传出两段耐人寻味的新闻∶
  「纽约市附近海域半年内出现大量巨型苍蝇尸骸,科学家也未能查出原因,
唯一知道的是发现的均是雄性成虫┅┅」
  「纽约自由报的美丽女编辑已失蹤半年,没有勒索信、没有发现尸骸,失蹤
前所穿着衣物,一件不漏的留在办公室,是人间蒸发?┅┅」
  外海的无人孤岛,隐密的山洞之内,谢茜嘉正在和不知第几代的雄虫进行交
配┅┅韦特博士,首先恭喜你的研究获得国际性奖项。不知道是甚麽原因促使你
研究改造昆虫的基因呢?而这些研究又如何改善人类生活呢?」
  「嗯,衆所周知,现今世上有很多疾病是由病毒引起,而当中又以昆虫作爲
媒介的传播途径的影响范围至广。诸如登革热、霍乱、伤寒、疟疾等,莫说落后
的地区,即使发达如欧、美、日本、香港等地亦偶有发生。虽然说注意卫生及杜
绝传播媒介可以控制扩散程度,但是昆虫,尤其能传播病毒的昆虫,它们的繁殖
能力不是人类所能估计的。
  面对如此庞大数目的高危病源,透过基因改造以控制甚至灭绝它们,不是一
个令人心动的课题吗?其实这个研究早在十年前已有初步构思,只是当时负责的
阿曆斯博士因爲不愿透露的意外而曾经中断,后来更留下计划的初稿及心得,毅
然离开研究所。而曾经作爲他助手的关系,于是我便提出接手研究的建议,终于
在两年前继承阿曆斯博士的遗志,幸好也总算有所成就。」
  「韦特博士所说的成就,是不是指已经可以完全控制由昆虫引起的病毒传播
问题?」
  「呵┅┅离这目标还有好一段距离,不过总算迈出了重要的一步。其实,作
爲传播病毒的昆虫,主要是蚊及苍蝇两大种类爲祸至深,其中尤以蚊的危险性最
高,所以蚊是研究的初步对象。根据昆虫学家长期以来的观察,吸食人、畜血液
的都是雌蚊,它们能将血液中的蛋白质吸收,作爲繁殖的能量,而当它们吸啜血
液的同时,亦留下令人病倒的病毒。
  根据它们这种特性,我首先从雄蚊的体内抽取成熟的精子,改动它的遗传密
码,令它的两组泄色体均出现异常。当母体的卵子受精后,理论上精子内的X泄
色体跟卵子的X泄色体结合后会发育成雌性胚胎;而精子内的Y泄色体跟卵子的
X泄色体则会发育成雄性胚胎。但是,一经更改后┅┅」
  「全部变成雄性胚胎,所以不再有雌蚊爲患┅┅唉唷!谢茜嘉,你爲甚麽捏
我?」
  「别自作聪明罢┅┅韦特博士,抱歉打扰了你。」
  「哈┅┅没相干,没相干。其实结果跟积夫先生所理解的差不多,的确只有
雄性胚胎能够继续生长,而雌性胚胎则只是充满蛋白质的卵子而已。换言之,雌
蚊爲患的情将不再出现。」
  「韦特博士,能够成长的雄虫又会有甚麽不同?」
  「基本上和正常的没有甚麽分别,只是它们的遗传基因是覆制自雄性原体,
因此同样的情况将继续出现,简单来说,每隔一次交配周期,雌性成虫将会大幅
减少,甚至消失,剩下的雄性亦会步向灭亡。」
  「照博士的推断,虫患岂不是于几年间便完全解决?」
  「理论上说,是的。不过,一切都只是试验阶段,现时成功的只是数十种蚊
子,而苍蝇亦只是刚刚开始,结果如何,还是有待验证的。另外,有两个问题是
需要观察研究的∶当同种类的雌性昆虫消失殆尽时,剩馀的雄性会否出现突变,
或者找不同科的雌虫交配呢;再者,基因改造的昆虫会不会导致其他品种的基因
出现变化呢?一切一切均有待考验┅┅」
   *** *** *** ***
  半年多后的美国研究所外的公路旁,一个手拿摄影机的身影瑟缩在垃圾
箱做成的暗角处。透过长距离镜头的协助,积夫从远处监视一切。
  自从当日和谢茜嘉进入这里访问了韦特博士之后,接着便发生一连串骇人听
闻的事件,其中谢茜嘉的失蹤更是令他震撼不已。基于作爲记者的直觉,积夫深
信韦特博士是所有事件的关键,无奈地,有关当局以缺乏证据及纯属猜测而拒绝
他的采访要求。艰苦等待似乎成了积夫唯一的手段,不过爲了知道真相,更加是
爲了失蹤的好朋友,他已是义无反顾。
  上帝还是眷顾苦心人,十多天的餐风宿露终归没有白废,积夫终于发现韦特
博士的蹤影。
  一辆银白色的小轿车经过守卫森严的闸口后,向公路徐徐驶出。苦等了多天
的积夫以最快的速度弹出,欲把韦特博士的车子截下。可是,一个矮个子突然出
现在轿车前不远处,看来即将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了。
  当积夫举起手上的摄影机捕捉面前一刻时,镜头下的景像却令他感到愕然。
  「砰∼」的一声,那矮个子不单没有预期的被撞倒,反而是轿车像撼到石墩
般的凹陷,气笛更「呜∼」的响个不停。
  当所有目击者均张口结舌时,矮个子已走到驾驶席旁,如撕碎纸张似的将车
门捣毁,挟住韦特博士斯斯然往下水道走去。呆了半晌的积夫,眼见博士被掳,
也不顾自身危险,急急脚的追去。
  沿钢梯往下爬,积夫进入了另一个世界。
  透过手电筒的微弱光线,他只能以缓慢的步速前进。幸好这一段是单程路,
通过传来的步伐声,他也不怕会跟丢了。
  蹑手蹑脚的追蹤了一段时间,在地下水道拐了两个弯后,出现眼前的是错综
複杂的彙集处,失去线索叫积夫苦不堪言。
  「先生,迷路了?」
  背后阴沈的声音把积夫吓一跳,很明显自己已曝露了行蹤。他也不回话,便
用一招「后旋腿」攻击对方,「噗∼」的踢中了敌人,不过接着来的惨号却出自
自己口中。
  一辆小轿车尚且奈何不了那矮个子,何况区区一下踢脚。矮个子趁积夫抚脚
呼痛的时候,右拳已如炮弹般窝在胸口处,剧烈的沖击令他一下子便进入休克状
态,在晕倒前一刻,隐约听到一把久违了的熟悉声音┅┅
  「住手!」
  话音刚落,两缕柔韧的丝索已从暗处激射而出,将矮个子紧紧的缠住,剩下
斗大的光头还可移动。
  刚把来人制伏,一个身穿红色紧身衣的女子从暗角处走出来,赫然是久违了
的蜘蛛女侠。蜘蛛女侠的英姿不减当年〔半年而已〕,不过她身上多了条令人突
兀的迷你裙——用蜘蛛丝编成的古怪短裙。
  「蜘蛛女侠?」
  「正是。爲什麽要掳走韦特博士?」
  「嘿嘿┅┅想不到会遇到这麽理想的母体,夏高博士的梦想很快┅┅嘿嘿嘿
嘿┅┅」
  「你说甚麽?┅啊┅┅你┅是┅┅」
  趁蜘蛛女侠分神间,哈林〔矮个子〕的右眼珠意想不到的弹射而出,在她面
前爆破,一股色带粉红的迷烟将蜘蛛女侠包裹着,不慎吸入迷烟的蜘蛛女侠,不
消两秒便告昏迷不醒。
  失去了右眼珠、缠满蜘蛛丝的哈林,小腹处喷出一股强酸,将前面大幅的蛛
丝溶掉,轻易便从缠绕中挣脱出来。
  「蜘蛛女侠算甚麽,还不是落在我手里?不枉夏高博士将我改造成生化再造
人,嘿┅┅夏高博士伟大的计划将会由我完成,嘿┅┅是吗?谢茜嘉小姐。」
   *** *** *** ***
  四个小时之前,外海的孤岛洞穴内。
  「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快┅点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一个赤裸的女体正以母犬的
姿态,和一只苍蝇模样的怪物交合着。三十多公分长的墨绿色肉棒,以难以置信
的高速,在娇嫩的蜜穴内抽插。
  「噗滋∼噗滋∼」的声音下,谢茜嘉更不断的扭动腰肢去作出配合,口里还
「哼哼唧唧」的吟唱连连∶「┅┅嗯┅┅啊┅┅快┅点┅┅嗯┅┅嗯┅┅」
  相对于沈醉快感的肉体,谢茜嘉的思路却无比清晰。
  自从半年前失手被擒,爲一只前所未见的巨大苍蝇强迫「交配」之后,潜藏
谢茜嘉体内的蜘蛛基因受到另类基因的沖击而活跃起来。首当其沖的生殖器官虽
然外观上没有明显变化,但原本每月排放一粒卵子的人体生理周期却出现彻底的
转变,成爲了一部排放卵子的机器。
  不稳定的基因异变,一度令谢茜嘉陷入失去意识的状态,变成彻头彻尾的人
形昆虫,交配、産卵、交配┅┅日複日的重複不绝。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谢茜嘉沈睡已久的人性再度苏醒,醒过来的第一个意识便
是∶羞赧。羞赧的原因不是被怪物强暴,而是身体竟然産生快感,甚至不自觉的
去配合对方的行动。
  「自杀」的念头蓦然升起,不过却被另一股本能所击溃。当她发现小腹微微
鼓起时,天生的母爱油然而生,而且更萌生不可能出现的幸福感觉┅┅
  羞涩、快感、绝望、幸福┅┅被如过山车般的感觉沖击后,谢茜嘉开始爲自
己的遭遇及末来反覆思考。
  韦特博士的访问被再次唤起,他当日所担心的事情似乎已被一一证实,只是
实验对象是谢茜嘉自己罢。曆经多次的反思,她意识到能拯救自己命运的人,只
有韦特博士而已。
  要找着韦特博士,首先要化身蜘蛛女侠,离开这个山洞,不过间歇出现的超
能力爲她带来烦恼。
  接着的日子里,谢茜嘉一面忍受〔享受?〕交配及産卵爲身体带来的欢愉,
一方面暗地里观察身体的转变及反应。
  连日来的观察,让谢茜嘉发现了一件事∶只有在交配后及産卵前之间的短暂
时期,超能力才能恢複过来。不过,这可令谢茜嘉苦不堪言了,此段时间说多不
多,才三小时多点,要离开不难,但要找人就真的时间太少了。
  左思右想之下,终于让她找到个不是办法的办法——用意志去推迟産卵的时
间!!
  办法虽然笨拙,但在谢茜嘉努力以赴之下,数月来已将间隔的时间延至
五个多小时,不过却带出另一个可怕的问题。逐渐加长的孕育时间,令能够受精
的卵子不断增加,从起初才诞下十枚卵子,直至对上一次的三十枚,足增长了二
百巴仙;而雄虫的出现率亦相对的形成正比。
  可是,最令谢茜嘉担忧的,是雄虫的不断进化。
  初时,每一条成长的雄虫都像它们初代祖先夏高博士一样,甫交配完便因耗
尽生命能量而殁。随着滞留谢茜嘉子宫的时间逐渐增长,因而受她的超能力影响
更形深远,体质亦开始逐代改善,不单生殖器官愈来愈发达,而且生命能量亦比
以往旺盛。
  单以现在与谢茜嘉激烈交合中的新生代爲例,这一代便有八枚卵子能成长爲
雄虫,生殖器官雄伟庞然不说,每一只的生命能更是数倍于初代成虫,与谢茜嘉
前后三次交合才耗尽生命之火,而且每一次均能支持个多小时,即使是一个壮健
的普通人也要自愧不如。
  
  本来她预期将时间延至八小时才出发联络韦特博士,可是,恐怕那时新一代
的苍蝇人已进化到不可预测的程度┅┅
  「啊┅┅啊┅┅」随着色泛微蓝的精液喷往母体的花心处,这一代最后一只
苍蝇人的生命之火也渐次熄灭,变得软趴趴、墨绿色的肉棒也从牝户中脱下,那
两片充血的阴瓣随即紧紧的闭合,将所有阳精锁定在子宫内。
  苍蝇人离去后,洞穴内只有浑身香汗的谢茜嘉,孤伶伶的躺在那儿。
  「没有太多时间了,要快点离开这儿┅┅」
  浑身乏力的谢茜嘉挣扎而起,然后转动赤裸裸的身体,站定后全身已披上一
层鲜红的薄膜,前臂、小腿及面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现娇豔的鲜黄,小腹上也有
一方成菱形的鲜黄色块——终于再次化身爲蜘蛛女侠。
  不过,仔细一看,她这时的装束却有点不同,小腹以下至大腿根部,包括牝
户及丰臀,竟然仍是光脱脱的!谢茜嘉也不花时间考究原因,唯有以蜘蛛丝编织
成一条迷你裙,刚好把裸露的部分遮盖。
  她沿狭窄的管道前往洞口,然后全速飞至生化研究所那儿,正好碰到哈
林掳获韦特博士的一幕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一般人都会将地下水道和汙秽划上等号,非不得已也不会随便进入,更何况
长期逗留。但世事总有意外,纽约市的地下水道一角,不单有人长期居住,甚至
放置器材充当研究场所。
  虽然这个「研究所」的主人已失蹤多时,但作爲助手的哈林却继续其未遂之
志。今天,他更请来三位特别嘉宾——韦特博士、积夫及蜘蛛女侠。
  有饲养蜘蛛作爲宠物的人,都会将它们置身于透明胶箱之内,以方便欣赏观
察。
  悠悠醒转的蜘蛛女侠,便有被当做观赏蜘蛛的感觉,因爲她发现自己正身处
一透明的密室内。
  「哦,伟大的女英雄终于苏醒,满意你的新居嘛?」
  「┅┅你┅┅是┅┅谁?爲什麽┅┅不!┅┅你┅┅你┅┅」
  「嘻┅┅对不起,你那条迷你裙太别致了,所以┅┅不过,想不到平日高傲
的蜘蛛女侠竟然是暴露狂,若隐若现的短裙之下,原来是┅┅嘿嘿嘿┅┅」
  一脸窘态的蜘蛛女侠,对于哈林的嘲弄,出奇的没有表现愤怒,因爲她发现
一件令她震惊的事。
  那原本紧闭的肉缝,这时已无力的扩张,并不断渗出黏稠的液体;一双乳头
变得挺拔,乳房更因爲乳汁的不断分泌而胀痛;特有的超能力正逐渐消退,身上
的战衣亦逐点剥落;小腹以难以想像的速度隆起°°産卵的一切徵兆均先后出现
了。
  蜘蛛女侠通红的脸蛋已然转爲异常的苍白,接着听到哈林的说话,她更恍若
跌落绝望的深渊┅┅
  「方才替你脱下迷你裙时,「不经意」地见到你的肉缝分泌了些液体,故此
「不经意」的取了点样本,我又「不经意」的拿去作化验分析,最后「不经意」
的发现你身体竟含有昆虫基因,而且┅┅嘿!很快便成爲妈妈了,你是否感到很
兴奋呢?蜘蛛女侠,啊,不不不,应该是 谢 茜 嘉 小 姐。」

  谢茜嘉没有时间去伤心,因爲成熟了的卵子已乘阴道间的黏液徐徐而出,接
近一半的长度已从两片唇瓣处探头出来。
  不知是本能反应,还是半年来的习惯使然,谢茜嘉已双手触地,半蹲着的两
脚夸张地分开,作出方便排卵的恼人姿势。「唔∼」的一声,一个两头尖尖、橄
榄形的虫卵带着丝丝黏液,耸立在透明密室内。
  谢茜嘉稍稍移开几公分,让已经出头的第二枚卵子有立足的空间┅┅
  时间如白驹过隙,透明密室内已整齐排列了四十多枚沾满黏液的虫卵,黏液
从虫卵那儿延伸至母体的牝户内,成爲她们之间的联系。
  透明密室的秘门徐徐升起,哈林推着一部冷藏仪器进入,将地上的虫卵逐一
捡起收藏。俯卧着的谢茜嘉已然筋疲力竭,只冷冷的瞄一瞄哈林,便继续无力的
喘息,连动一动手指头也力有不逮。
  当四十多粒的虫卵妥善收藏后,哈林连同仪器已悄然而退。
  虽然谢茜嘉没有动弹的力气,但脑海还能飞快的运转,一个接一个的疑问涌
上心底°°
  韦特博士及积夫究竟被关在哪儿?
  这个侏儒是甚麽来曆?
  爲什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?
  他又有甚麽阴谋?
               ┅┅
  在谢茜嘉胡思乱想之间,秘门已再度开啓,哈林也慢慢的走近。他用手在丰
腴的臀上来回抚摸,感到心的谢茜嘉才略作挣扎,无情的手掌已重重的拍下,「
啪∼」的一声,雪白的肌肤上烙上娇红的掌印。
  给掌掴屁股对她来说是一种屈辱,更何况下手的是陌生人,可是乏力的身体
莫说反抗,即使闪躲也不能,她只有紧闭樱唇,不发出软弱的声音,作出沈默的
对抗。
   啪∼」「啪∼」的击「股」声响彻密室每一个角落,每一下的掌掴虽然爲
肉体带来痛楚,但心灵所受的沖击却更大。谢茜嘉倔强的表现激起哈林的狠劲,
下单下手的力度更猛,速度甚至更快。
  半晌,她的防线开始崩溃,虐打的痛楚爲她带来了快感,异变了的生殖器官
竟不断分泌出吸引雄性的淫液,牙缝间不时漏出夹杂痛苦及快乐的呻吟。
  「唔∼」「嗯∼」的声音让人感觉不到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,即使谢茜嘉自
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感受。
  当谢茜嘉仍沈醉在迷惘之中时,虐打屁股的手却突然停止,猝不及防的空虚
感令她情不自禁地沖口一句∶「不!┅┅」
  「嘿嘿┅┅还道蜘蛛女侠有多坚强,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有暴露狂、被虐狂的
臭婊子而已!」
  一脸绯红的谢茜嘉连出言反驳的勇气也没有,方才的表现不啻是一个欲求不
满的淫妇吗?
  在她懊悔的当儿,哈林已把一根钛金属的棒子凑近湿漉漉的阴道口,于两片
唇瓣间来回揩拭。谢茜嘉刚压下的情欲被再次挑起,身体已不自觉的配合棒子的
动作而摆动。哈林捉狭似的,棒子每一次都是掠门而过,这可让谢茜嘉着急了,
虽然浑身乏力,她还是耗尽每一分力气去配合。
  「臭婊子,想要的便开口求我。」
  虽然已是欲火焚身,尚存的一分羞耻令谢茜嘉不发一言,不过身体却忠实的
出卖了她,有如狒狒般的屁股翘的高高,把早已满溢的蜜穴无耻的暴露出来。
  「啪∼」「啪∼」谢茜嘉得到的,不是期望中的棒子,而是令她又爱又恨的
虐打屁股。每一下的掌掴,均爲牝户加添一分难耐。
  「┅┅求┅┅你┅┅给┅┅我┅┅」倔强的谢茜嘉终于屈服,以细若蚊蚋的
声音请求。
  「甚麽?我听不到你说甚麽!」
  「┅┅求你用那棒子插入我那淫秽的阴户吧┅┅啊┅┅唔┅┅」
  哈林将手中冰冷的钛金属棒狠狠地塞入谢茜嘉的体内,循九浅一深的规律活
动。冰冷的棒子跟炽热的阳具不同,但那种刺激的感觉却不分轩轾,加上红肿的
丰臀仍旧被拍打,早已被欲火支配的谢茜嘉,很快便踏进忘忧的境界。
  抽插才一会儿,她已一阵哆嗦的丢了,哈林这时将金属棒死命的往内塞,将
花心顶得牢牢的,然后按下末端的暗钮,藏在棒内的液体便不断的灌入子宫内。
  「小婊子,现在滑入你体内的是新提取的昆虫基因及改良的培养液,很快你
就会成爲一具生産虫人兵士的繁殖仪器。嘿嘿┅┅你知道是甚麽昆虫的基因吗?
就是那被昆虫学家喻爲産卵机器的白蚁后的基因,很吻合你的素质罢?哈┅┅」

  乐昏了的谢茜嘉已听不进哈林的说话了,或者,她的心已然接受了将来的命
运┅┅
   *** *** *** ***
  韦特博士失蹤三个月后,地下水道研究所因爲一只饑饿的老鼠齧破其中一个
容器而导致强烈腐蚀性液体泄漏,引发了一场小爆炸,一切设备及资料均化爲乌
有。
  被惊动的政府有关部门深入调查后,除了发现两具焦尸外,还发现一堆
人形般的电子零件及一个由强化物料制成的透明密室。
  整件事情没有被公开,一切被存入X- File┅┅
  至于谢茜嘉,则由于身处透明密室内而逃过一劫,爆炸后从缝隙中离开,带
着几百只白蚁人潜回自己居住半年的小岛上,建立一个与世隔绝的王国。